专访加州大学经济学教授汉密尔顿:贸易局势直接影响大宗商品价格

由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和非OPEC产油国成立的联合部长级监督委员会(简称OPEC+)于当地时间23日举行部长级技术会议,表明不会立即增产。

受主要产油国无意增产、美国对伊朗制裁压力持续等的影响,周一布伦特原油价格连破80和81美元两道关口,创2014年11月以来最高。WTI原油也突破72美元/桶,接近四年最高。美股能源类股普遍上涨,追踪能源板块的主要ETF XLF涨1.6%。彭博大宗商品指数周一也上涨0.6%,至六周新高。

未来国际原油价格是否将持续涨势?涨向何方?有哪些影响走势的因素呢?

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经济学教授詹姆斯·汉密尔顿(James Hamilton)在第二届摩根大通商品研究中心(JPMCC)国际研讨会上接受第一财经记者专访,他表示受到美国11月将对伊朗实施制裁消息的影响,石油价格小幅上扬,但增长幅度会受到中美贸易摩擦、全球贸易环境恶化限制原油需求增长的拖累。

贸易摩擦是经济增长的最大单一威胁

汉密尔顿此前曾提出,2007年~2008年期间油价的大幅升值某种程度上是需求旺盛和生产停滞的必然结果。而近期的各类因素叠加起来,会如何影响原油市场的供需平衡呢?对此,汉密尔顿表示,新一轮制裁伊朗的可能性以及委内瑞拉的动荡,导致了去年油价的反弹。而美国在油价反弹后的增产以及俄罗斯的原油产量将稍稍缓解供应问题。但是,他称,油价此轮上涨还有一个重要因素,即美国和全球其他国家和地区的经济增长更为强劲。“经济增长正在更广泛地扩大(全球)对大宗商品的需求。这不仅仅体现在今年攀升的原油价格上,也体现在铝、铜、玉米等等其他大宗商品上。”他说,“而贸易摩擦则是整体经济增长面临的最大的单一威胁。”

目前,全球多个主要经济体间正面临贸易谈判。对于贸易局势的发展将如何影响大豆期货在内的农产品期货价格,以及会如何影响传导至全球经济,汉密尔顿称,较低的运输成本和更自由的贸易法规使得世界贸易显着增长,这是过去二十年世界产出增长的重要推动力。如果关税和贸易局势恶化,肯定会体现在商品价格上,不仅对大豆等特定商品有直接影响,而且对世界GDP总体水平的影响更大,世界经济增长放缓肯定意味着商品价格下跌。

此外,他还指出,中国是全球大宗商品价格的重要影响因素,他说中国的经济增长是进入21世纪以来大宗商品价格飙升的根本推动力。

地缘政治将影响油价

在介绍2007年~2008年石油危机的原因时,汉密尔顿曾指出,除了基本面方面的因素之外,还有投机资金的作用,即所谓的大宗商品金融化。但他表示,目前,购买商品期货合约作为投资或作为对冲通货膨胀的手段的情况远不如2005年~ 2008年那么普遍。他称:“与十年前相比,今天关于商品金融化的政治担忧似乎也不那么普遍。实际上,大宗商品的非直接生产者或消费者参与到期货市场,对于这些市场的有效运作至关重要。”

对于是否会推出更多监管措施,防止商品金融化再现,他坦言,特朗普政府对许多政府监管法规持谨慎态度,预计在大宗商品金融化领域,短期内不会出现任何新的监管措施。

对于未来的油价走势,除了中国需求外,汉密尔顿教授认为,还会受到美国页岩油生产商和地缘政治不确定性的影响。他表示,美国页岩油生产商是抑制油价历史波动的重要力量。当价格跌破每桶50美元时,许多美国页岩油商就会减少甚至停止生产,这有助于防止价格进一步下跌。而当价格高于每桶70美元时,则会产生大量的额外产量,从而缓释价格上涨的幅度。但他也指出,美国页岩油也仅是世界石油生产的一小部分,足以缓解诸如对伊朗的部分制裁和委内瑞拉产量下降等事件的影响,但中东和北非历史上充满了比上述这些更大的地缘政治动荡,由此带来的石油减产远非美国生产商所能够覆盖。他说,中长期内会否有新的其他发展我无法断言,但显然是有这种可能性的。

“除了委内瑞拉和伊朗,利比亚和尼日利亚的骚乱也正使两国的产量下降,并且接下来很有可能还会出现引发产量进一步下滑的事态发展。”汉密尔顿称,“目前来看,沙特阿拉伯和俄罗斯的情况还比较稳定。但这两个国家中任何一国但凡发生地缘政治动荡,都将对油价产生巨大影响,并可能成为导致另一场全球经济衰退的其中一项因素。”


文章分类: 大宗动态
分享到: